是莱恩啊

请你嫁给我

new game同人
远山伦×八神光 百合
be预警 心疼我青山伦2333

“小光……”
“是伦啊!好久没见到你了!”八神光不好意思地挠挠头“最近工作比较忙,伦酱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“小光,我们认识有多久了?”
“这哪里记得住啊哈哈哈怎么突然问起这个”
“你到底有没有喜……”远山伦抬起头小声地问道,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。
“八神姐!过来帮我看看这里怎么回事”青叶突然喊道。
八神光一边应着一边走过去。
远山伦站在那里看着,八神光是个很好的前辈,摸摸这个的头理理那个的衣领。
远山伦忽地笑了起来,摇了摇头,或许一直就是自己想多了,或许一直都只是被当作朋友,很好的朋友。
可是啊,小光那么好的人,做朋友真是不甘心呢。
小光,你能不能说一句喜欢,或者说一句挽留,我还可以,可以等你啊。
“小光,你先忙吧,我走了。”
“啊好!路上小心。”
远山伦背过身,“我走了,真的走了……”
声音很小,八神光好像听到了又好像没有听到。
再后来的见面是在远山伦的婚礼上。
新郎是个海归,一直暗恋远山伦。虽然长相一般,但性格温柔又绅士。双方家庭是世交,好像是那么理所当然的在一起了。
八神光永远也不会知道,远山伦来找她的那天她赌上了什么。
一向温柔冷静的她和家里人大吵了一架,说着自己已经有爱人了,可是妈妈一句你喜欢别人别人可不一定喜欢你,你们俩可都是女孩子!给了远山伦一闷棍。
那天从公司出来,远山伦去赴了那个男人的约。
那个男人对她很好,他说他喜欢她,他说他想和她结婚,他说他想照顾她。
他说,远山,让我给你一个家吧。
伦委婉的拒绝了。
一天一周一个月一年,那个男人都没有放弃。
这一年,远山伦依然没有等到八神光的回应,八神光甚至忙到没有时间回消息,更别说见面了。
男人第三次向远山伦提出交往了,伦温柔的笑了笑,答应了。
男人高兴的像个孩子,但还是小心的问道,我可以抱你吗?
远山没有回答,轻轻的拥住了男人。
男人把她紧紧的抱住,以后,我会守护你的!
远山说,请你给我一个家吧。

“小光,还在忙吗?”
“小光,我买了你们新上的游戏!好棒!”
“小光,我头痛又犯了。”
“小光,我好想你……”
……
“小光,我要结婚了。”
八神光是在一个深夜整理邮箱时才看到远山伦的邮件。她拿出手机看着屏幕上两人的合照,用手指轻抚着远山伦的脸。
“伦酱……伦酱……”她要说什么,却好像再也说不出口。

婚礼,八神光如约而至。
她看见远山伦穿着以前她们俩一起看中的婚纱。
“小光,这件好看吗?”
“你没事看什么婚纱啊哈哈哈哈”
“你就说好不好看嘛!”
“好看,我们伦酱穿什么都好看!”
“那我穿这个嫁给你好不好啊?”
“别闹哈哈哈哈哈”

新郎亲吻了新娘,新娘看向了台下穿着西装的女人,一滴泪终究是滑了下来。

八神光忽然想起很久之前的某个夜晚,她与远山伦依偎着睡觉时,远山伦迷迷糊糊的念道:小光,我要是个男孩子就好了……
那时候自己只是笑了笑,如果可以回到那时候,我一定抱住她,对她说:你想嫁给我吗?请你嫁给我。

碧蓝航线 约克城×哈曼

哈曼:约,约克城姐姐!
约克城:小哈曼什么事啊?
哈曼:这是hentai指挥官给哈曼的新衣服,好,好看吗?(羞红脸)
约克城踱着步子到哈曼面前:好看哦~小哈曼最可爱了~
哈曼提起裙边。
约克城:哎呀小哈曼的胖次要被姐姐看到了哦~
哈曼:呀……如果是约克城姐姐的话……可以的哦……
约克城:什么?
哈曼:姐姐看哈曼的胖次……可以的哦~

你看到的我是蓝色的

_(:з」∠)_企灶be预警
休灶大旗由我来扛

【很久之前,有人告诉我,感情是会一点一点累积起来的。我突然就在想,会不会在我一天天喜欢你的日子里,你也在一天天的讨厌我。】

企业啊,又做噩梦了吗?
企业,我在呢。
别怕,别怕……
为什么……梦里……要叫别人的名字……

约克城离开舰队的三年了。
已是黄昏了,企业站在海岸边迟迟不愿离开。女灶神从背后为她披上一件衣服,说道:“海边冷,别着凉了。”
“姐姐她走了三年了。”
“嗯……”女灶神眉间一蹙,又听到了那个人的名字,她刻意的回避着,“我们在一起也快两年了。”
“阿灶……”企业忽然转过身紧紧的抱住了女灶神,“你不要离开我,不要离开我好不好?”
女灶神轻轻的抚着企业的背,“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在战场上那么强势的人,现在却脆弱得像个孩子。
“企业今天胃口真好呢!”
“嗯,姐姐以前最爱吃这个了”
“这样啊”女灶神眼里刚燃起来的光一下就熄灭了,她没再说什么。
其实这两年她已经习惯了。她和企业在一起的这两年,企业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约克城。刚开始,她为此跟企业抱怨过,谁知脾气很好的企业瞬间大发雷霆。
她不敢再提,她怕企业生气,她怕企业不要她了。只要,只要在一起,慢慢的,总有一天,企业她会喜欢自己吧。

舰队新来的舰娘叫休斯顿,是个每天元气满满的傻白甜。爱好是和奥斯本一起飙车,也因此常常受伤,每次受伤就叫着灶神姐姐灶神姐姐我这里痛我那里痛的。休斯顿还对外宣称自己是女灶神后援会会长,女灶神对她也很是无奈。

事情发生在舰队的晚会上上。
女灶神和企业坐在一起,看着隔壁桌的克利夫兰偷偷的亲吻了海伦娜,女灶神小心翼翼的握住了企业的手,企业没有回握,但也没用丢开,女灶神的心里泛起了一丝甜蜜。
现场的音乐声很大,一个外来的舰娘打碎了现场一个名贵的花瓶,没有人看到,女灶神从厕所出来刚好看到,出于好心便上前询问。
“您能帮我把这些大碎片捡一下吗,我去拿东西来收拾。”
女灶神懵懵的点点头,小心的蹲下身子开始收拾碎片。
“就是她,打碎了花瓶!还想悄悄收拾掉!”
女灶神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,一下划破了手指。
“我没有!不是我打碎的!”女灶神惊恐地解释着。
“那你为什么在这里收拾!”
“明明是你!……我……”女灶神看到周围的人越来越多,不善言辞的她一下子慌了神。
女灶神在人群中寻找着,可是当她对上企业的眼睛时,那眼里满满的都是厌恶。
人群中的人开始议论纷纷,指指点点。
女灶神忽地低下头,掉了眼泪。
“你们这样有意思吗?”人群中忽然走出一个人,“这个走廊有摄影头,我们大可调监控出来。”
“灶神姐姐平时是怎样对大家的,我想各位前辈都很清楚。”
“我实在不明白有些小人为何要污蔑她?欺负她不太会讲话吗?”
“乌合之众。”那人咬咬牙暗骂到。
她一把抓住女灶神的手,径直出了大厅。

“休斯顿……休斯顿……”
“灶神姐姐……”休斯顿拉着女灶神到了甲板上。
女灶神轻轻地挣脱了被休斯顿拉着的手。
“啊,你还在流血。”休斯顿从包里掏出创口贴,再次拉起女灶神的手。
“不,不用,我自己来吧。”
“你都受伤了,没事,我来吧。”
“你还随身带这些啊”
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经常磕磕碰碰的嘛。”
“这样啊。”
休斯顿蹲在女灶神面前,小心翼翼执着她的手,给她擦了点药贴上创口贴。
休斯顿毛茸茸的小耳朵因为海风的吹拂轻轻抖动着,女灶神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那可爱的小耳朵。
休斯顿抬起头笑得灿烂。
女灶神一下缩回了手,红了脸。
“灶神姐姐喜欢我的耳朵吗?”
“是很可爱,不过,我更喜欢兔耳”
“兔耳啊,也很可爱呢。”
“对了……今天,企业前辈怎么……”
“她,她不爱凑热闹,应该没看到吧。”
“灶神姐姐,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哦。”
女灶神低头不语。
“灶神姐姐有时也要为自己想一想呢。”
远处,企业静静的看着。
心中不知为何充满愤恨,握紧了拳头。

晚会结束,女灶神没有找到企业。
休斯顿说想送她回家。女灶神婉拒了。
她怕企业生气。
回到家里,没有开灯。
“企业……企业?”
“……”
模糊间,她看到企业好像坐在沙发上。
她轻轻的坐在身旁。
企业忽地转头吻住她的唇,不温柔不浪漫,极具侵略性的吻。
女灶神挣扎着,可她平时只是在后排负责维修,哪里抵得过长期作战的企业的力气。
企业像是喝多了,带着浓烈的酒气,“那个家伙是谁?你为什么要让她碰你。”
炽热的吻一点点往下,在女灶神光滑的脖颈上留下印记。
衣裳退去,露出洁白的胴体。
毫不怜惜的直接进入,让女灶神一下掉了眼泪。
“出去……企业你出去……”
“看着我,我要你看着我,现在在占有你的人是我!是我!”
女灶神无力的推搡着。
企业一次次的进入着她的身体,在她高潮时一口咬在了她的肩膀。
“姐姐,呜呜……姐姐别不要我……”
女灶神还未褪去高潮的余韵,却听见企业在她颈窝叫着姐姐。
女灶神轻轻的把企业扶到床上,给她盖好被子。
女灶神走到阳台,看着外面的月亮,太亮了,眼泪都憋不住,她用手摸到心脏的位置。
咦,好像已经,已经不痛了呢。
后来,女灶神没有提起那晚的事,她们还是那样过着日子。只是她好像不再对企业抱有希望。就这样吧,当成替代品,也没关系了。
那天是女灶神的生日。
企业忘记了。
女灶神以为没有人会记得。
可是当休斯顿拿着蛋糕出现在她面前时,她完全愣住了。
“你怎么打扮成这样子?”
“灶神姐姐不是说喜欢兔子耳朵吗?我找拉菲借了兔子耳朵!可爱吗?”
“扑哧”女灶神被她傻傻的样子逗笑了
“还有小兔子蛋糕!灶神姐姐生日快乐啊!”
忽地,女灶神的心一下柔软了。
有多久,没有被人这样关心过了。
休斯顿还在身旁喋喋不休。
女灶神就那样想起了一些事,想起了她时不时送自己的小礼物,想起了她给自己做的小甜点,想起了她笨手笨脚又小心翼翼的帮自己做事,想起了她在众人不相信自己时坚定的拉住了自己的手。
“休斯顿……谢谢你。”
“什么谢谢啊小事啦哈哈哈哈哈”
“为什么这样做?”
“……因为,因为我,喜欢你。”休斯顿的声音越来越小。
“傻孩子。”女灶神无奈的笑笑,“如果我早一点遇见你就好了。”

没有人想到约克城能回来。
可是约克城受了很严重的伤,需要改造。
整个舰队,没有舰娘愿意牺牲自己去改造一个不熟悉的人。
企业每天急得茶饭不思寝食难安。
女灶神把这一切看在眼里。
那天早上,女灶神穿了最好看的衣服,甚至还画了淡妆。吃早饭时,她也不吃,就静静的望着企业。
企业被盯得有些不自在,问道怎么了吗
“企业,如果约克城太太能回来,你会开心吗?”
“当然!姐姐她是我最重要的人。”
“这样啊。”女灶神低头笑了。
企业看着女灶神低头笑着却莫名觉得难过,那句“阿灶你也很重要”终究是没有说出口。

下午,指挥官告诉企业,约克城改造成功了。企业欣喜若狂的跑去抱住姐姐。
那日,企业带着约克城回家。
那日,女灶神没有回家,企业想着阿灶可能去哪里玩了。
第二日,企业给约克城看着这两年的一些照片,她指着女灶神说,这是我爱人。
第三日,女灶神依然没有回家。企业慌了,她想起了那日清晨她说的话。
“企业,如果约克城太太回来,你会开心吗?”

其实啊,我还想问,“企业,如果我再也不能回来了,你会难过吗?”

指挥官带着企业来到了改造工厂,企业看到了女灶神最爱的那套衣服。可是她再也不能穿了。
“灶神她求我用她的部件来修复约克城,一开始我不答应的,可她太坚决了……我……”
企业低下头咬紧了嘴唇。
“企业!我讨厌你!讨厌你!你把灶神姐姐还给我!还给我!”
休斯顿用力的捶打着企业的肩膀。
企业也不还手,任由她打骂。
可是终究是个孩子,力气用完了,竟是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“指挥官,我能去看看她吗?”
“走吧……”
“不准去!我不准你去看灶神姐姐!”
“休斯顿别闹了,再怎么说她们是恋人!”指挥官劝解道。
“恋人?她从来没有关心过灶神姐姐!她连她的生日都记不住!她就只会伤害她!”
“休斯顿你……”指挥官还想说什么。
“让她说吧,我知道,她真的很喜欢阿灶……比我喜欢……”

后来企业在傍晚趁着休斯顿不在时偷偷去看了灶神,她退去了一身装备,像个人类女孩一样躺在那里。嘴角还是挂着温温的笑意,那样子,就好像她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。
“企业你好!我是女灶神!是你的维修舰!”
指挥官说,不知道灶神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,就算醒过来也不会有任何记忆。
得知这一消息的休斯顿,每天都守着女灶神,每天给她讲今天发生的事,唱唱喜欢的歌。她不准企业再靠近,她说她要守护灶神姐姐。

又是一年女灶神的生日,企业自己做了女灶神爱吃的菜,坐在餐桌前,面对着空空的座椅,说着,阿灶,生日快乐。

留下来吃饭吧

“企业……留下来吃饭吧……”
“不了,有事。”简单果断的拒绝,干净利落的起身离开。
女灶神微微垂下了头,收拾起了手边的药品。
如果明天再被拒绝,不要再问了。女灶神又一次对自己说道。
舰队里不同类型的舰船住在不同的船坞,女灶神是唯一的维修舰,所以她只能自己住在一个小小的船坞里,里面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张床和装药品的柜子。

“请问,医生小姐在吗?”
门外忽然响起一个好听但微微颤抖着的声音。
一定是谁受伤了!
女灶神急忙开门。
粉色的头发,金色的瞳孔,毛茸茸的小耳朵……好像不认识……
来者看女灶神愣着不动,“请问是太晚了,打扰到您了吗?”
“啊!没有没有,您请进来,不好意思……”
女灶神拿出药箱,看了看那右手臂上还在向外渗着血的口子,拿出酒精轻轻地消毒,“您忍一下,可能会有点痛。”
“嗯,没事的,我才不怕疼呢!”
“您怎么受这么重的伤啊,您是新来的吗……我好想之前没见过您。”
“啊忘了自我介绍,我是休斯顿……我才来舰队,今天第一次出战……所以……”休斯顿似乎有些懊恼,越说越小声。
“没关系的,刚来就跟在前辈后面,不要去出头啦~”
“可我不想拖前辈们的后腿!”
女灶神反而被休斯顿这严肃的模样逗笑了,一边为她包扎伤口一边咯咯的笑起来。
“医生小姐你可别笑话我!我总有一天会变得像光辉前辈企业前辈克利夫兰前辈一样厉害的!”
听到那个心心念念的名字时,女灶神的手还是微微抖了一下。
“克爹和海妈真是名不虚传!配合超默契。”休斯顿露出崇拜的神色。
“是啊,她们俩可是舰队里出了名的恩爱呢!”女灶神笑着接过话茬。
“企业前辈和光辉前辈也是呢。企业前辈一直挡在光辉前辈前面,看上去真是英勇。”
“啪”女灶神手里剪着纱布的剪刀一下掉到地上。
“医生小姐?医生小姐!”
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走神了……你说企业帮光辉挡伤害吗?”
“对啊,光辉前辈还对企业前辈撒娇来着,她们俩也是一对吧?”
“不!……不知道呢……”
“谢谢您给我疗伤!”
“我应该做的,休斯顿要加油变强哦!”

“企业……留下来吃饭吧……”
“不了,有约。”
“光辉吗……”
听到这个名字,企业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女灶神,仿佛等着她的下文。
“企业……我是追随你来到这个舰队的。”
“没有人要求你这样做。”
“我们认识那么长时间了……”
“这重要吗?”
“我,我喜欢,喜欢……”
“我不喜欢你。”

空气很安静,没有一点声响。

“医生小姐!”休斯顿的到来打破了这宁静。“唉企业前辈也在,要排队吗?”
“啊不用,我已经弄好了,先走了。”企业有些慌乱,整理了一下帽子迅速离开了。

“医生小姐,我来换药了!我今天很厉害的!我……您……您怎么了?”
“啊!没什么没什么!”女灶神迅速转身去药柜拿药。
“你哭啦……谁!谁欺负你了!我去找她!”
“没有啦~你乖乖别动,我给你换药了。”
“哼!医生小姐这么可爱,我可不允许有人欺负你!”
“你别老是叫我医生小姐,叫我名字就好了。”
“啊好!”

后来,企业很久都没来女灶神这里疗伤,而舰队里的大家都觉得女灶神是企业的专职保姆,也不去找女灶神维修,当然,除了那个每天都元气满满的小傻子——休斯顿。
“灶神姐姐!我在海边捡了贝壳,送给你!”
“灶神姐姐!我今天击退了两波敌人呢!”
“灶神姐姐!我给你带了好吃的西瓜。”
渐渐的,女灶神的世界开始有了一个叫休斯顿的女孩子。
“灶神姐姐……我会永远陪着你!”

女灶神没有想过她会再看到企业。
企业是被指挥官送来的,身旁还有光辉。企业伤得很重,从指挥官的话里得知,企业是为了找到光辉不小心弄丢的戒指,结果中了敌人的伏击,才身负重伤。
女灶神连夜为企业治疗,熬了一个通宵,竟是趴在床边睡着了。
“阿灶……阿灶……”女灶神听到企业的说着什么猛的醒过来。
“企业,好些了吗?”
“光辉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“……”女灶神忽地落了泪,做梦都在想着她吗?那积攒了那么久的委屈全都倾了出来。倾出来不仅是眼泪,还有爱意,再也不会有的爱意。
擦干眼泪,她去叫来了光辉。
企业做了一个梦,梦见她刚和女灶神认识的日子,她总是跟在自己身后,让自己不要莽撞,总是注视着自己带着温温的笑。
睁开眼睛,看到了坐在身旁的光辉。
“企业,好点了吗?”光辉着急的问道。
“好,好多了。”
“戒指找到了吗?”
“……”企业缓缓的掏出戒指。
光辉呢?企业想着,是,光辉漂亮,光辉有气质,光辉整个人都会发光。可是,光辉她爱着所有人啊……

“企业都这样了,你还好意思问戒指?!”女灶神实在没忍住怒气。
“呵呵,这又与维-修-舰小姐何干呢?”
“你!你不要,不要利用别人的感情!”
“哦?我们是恋人,何来利用这一说~倒是维修舰小姐这里连个伴儿都没有吧。”

“请你们出去。”休斯顿从门外走进来,一把握住女灶神的手。
“我当是谁呢,咱们舰队最傻白甜的小猫啊~”
“她的伤已经好了,请离开。”女灶神担心的扯了扯休斯顿的衣袖,休斯顿又握了握她的手,将她护到身后。
“呵小可爱生气了,企业我们走吧~”
企业缓缓的起身跟在了光辉后面,她的目光落在了休斯顿与女灶神扣着的手上。她一边走着,一边轻晃着脑袋,想起很久以前女灶神说,“企业,只要我牵着你,你就永远不会受伤!”
阿灶,对不起,是我先放开了你。

“休斯顿……留下来吃饭吧。”
“好。”

灶神姐姐,我很笨,出战不厉害,委托也做不好,但是我会为了你努力的。

嗯,也请你留在这里吃饭,留在这里和我,在一起。


碧蓝航线 欧根×伦敦

“欧根阁下,请您....请您不要做不合礼节的事!”
“不合礼节的事,是什么?”欧根说着把放在伦敦胸前的手移到了腰上,从背后搂着伦敦,“小伦敦抱着真是舒服得让人想睡觉~”
“欧根阁下,您,您这样,身体离得太近了。”伦敦微微挣扎着。
“哦?那这样呢?”欧根执起伦敦的手,将好看的中指含进嘴里。
伦敦的脸瞬间红透。
“这样我们算是“融为一体”吗~我的小伦敦~”

#碧蓝航线# 啊啊啊啊啊啊啊第一次写舰b同人小段子_(:зゝ∠)_我们伦敦超级温柔人妻_(:зゝ∠)_欧根日常吃手手

娘子!啊哈!

“吸……吸血姬……晴明大人让我们俩一组……”
“晴明大人说要出去一段时间,让我们自己练习……”
“我们俩一组……我们要计划一下吗……”
“您明白我的意思吗……我说……”
“呀,你话好多。”吸血姬转过身盯着水塘里的椒图。
“哔!”椒图被吸血姬凶狠的眼神吓到“啪”的关上了壳。
……
……
最怕空气突然安静。
“啊诺……椒图?”吸血姬试着唤了唤。
没有应答。
吸血姬暗叫不好,不会真吓到了吧。
“椒图~”吸血姬踩着浅浅的水塘到了椒图旁边,轻轻地喊着。
“我们明天去揍大蛇玩好不好?”
“……”
“那去打隔壁寮的结界?”
“……”
“椒图……你别不说话啊……要不,明天带你去镇上买胭脂?”
“好!”
女人心,海底针,翻脸比翻书还快,吸血姬如是说。

这个晴明非常非,连个六星速度都没有,所以一直都是打反手,吸血姬是寮里扛把子,椒图是她的好搭档。两个女孩子几乎都是一同出战一同回来,寮里的其他式神还时不时调侃她俩,“小两口又要出战啦~”“小两口回来啦~”
“你们小两口什么时候生个宝宝给姑姑带啊。”姑获鸟一手拿着伞一手扶额,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。
椒图羞得啪的关上了壳。
“姑姑你胡说什么呢!我们……我们……哪里能有宝宝!”
“所以你承认你们是小两口了?”
“我……懒得和你扯!”吸血姬也气呼呼的飞走了。
可是呢,时间一久,这俩也懒得辩驳了……毕竟,椒图真的很喜欢吸血姬,而吸血姬那死傲娇虽然不说,但大家都看出她对人家椒图那点意思。

去镇上买胭脂需要化成人形。椒图虽是化出两条腿但还是很不习惯走得很慢。吸血姬看不下去,蹲下身子,“上来!”
“干什么!”
“我背你啊椒图小姐~”
“这大街上呢……不好吧”
“谁敢说不好,我就吸干他的血”吸血姬说着还舔了舔嘴角,莫名邪气。
今日吸血姬穿了一套男装,黑红色的衣裳,头发束起,金色的眸子显得颇为英气。背着一位美丽的少女,自然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。
“吸血姬……血酱……血酱,快放我下来,大家都看着呢!”
“看就看着呗~”
“吸血姬!”椒图羞红了脸,急得轻轻锤着吸血姬的肩膀。
“放你下来也可以~只是等会我说什么你都不能反对。”
“好好好,快放我下来。”
吸血姬停在一个胭脂摊前,将椒图放下来。
“二位感情真好,小姐要选胭脂吗?”
“我们不是……”椒图听完刚想反驳。
“我们不是一般的好啊~我娘子老是让我背她~”
“你!”椒图转头瞪着吸血姬,脸鼓鼓的可爱的紧。
“你别忘了你刚刚答应我的哦~”吸血姬在椒图耳边轻飘飘的说。
“哼!”

“娘子~我看这个颜色很适合你啊~”
“娘子娘子,再试试这个。”
“娘子,这个口脂好看哎~你试试~”吸血姬拿起口脂让椒图抿一下,吸血姬看着她的嘴唇,一点点凑近。
“这这这!这还在外面呢,她她她她要干嘛!不可以啊!要不要推开!”椒图心里一万只小鹿男奔跑而过。
“娘子口脂沾到嘴角了~娘子为何闭眼,莫非在想些其他的事~”
椒图的脸“蹭”的红了,用力踩了吸血姬一脚转身就走。
“哎哎~娘子!老板这些我都要了快给我包起来!娘子等等我!”
椒图不习惯走路自然是很快被吸血姬追上。
“开个玩笑嘛,别……你,你哭啦……”
“讨厌你!讨厌吸血姬!不要理你了!走开!”椒图掉着眼泪,想要甩开吸血姬。
“我错了我错了……”吸血姬一把抱住椒图。
“是我错了!你怎么会喜欢我!我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妖怪……你可以不喜欢我……你为什么要耍我!”
吸血姬没想到会这样,没想到椒图会突然告白,“谁说我不喜欢你的,我最喜欢椒图了。”吸血姬放低声音温柔的讲道。
“我怕你不喜欢我,我太不温柔了,我怕不能照顾好你啊椒图。每次出战都要你帮我分担伤害,我其实一直愧疚不能保护好你啊。”吸血姬缓缓说道。
“真的吗?”椒图抬起亮闪闪的眸子。
“当然是真的啦。”
“你也,你也喜欢我吗……”
“对啊,等等,椒图你的口脂花了。”
“哪里?!?”
“我帮你。”
“唔……”
吸血姬轻轻地吻住了椒图,这个吻她等了很久,从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好想好想保护你,如果你能与我在一起,我便将我的一切付诸于你。
“你……”一吻结束,椒图的脸已经红的滴血了。
“娘子?你脸好红啊,发烧了?”
“你,你!你流氓!”
“唉?娘子你别走啊!娘子!……怎么我不亲你不是,亲你也不是啊!”

伏笔(阎灯 姬桃)上

【青行灯第一视角】


很久很久以后我还是能记起第一次见到阎魔的样子。
这是在私底下, 我不需要叫她大人。
她坐在云端,居高临下的看着我,我扶着灯仗,她移动到我的面前,唤了一句。
“青——行——灯。”
她的尾音落得很轻,听得我心一颤,这种感觉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也时常体会到,在她唤我名字的时候。
我让自己尽可能的冷静下来,在冥界之主面前讲述自己的身世。
“这,就是,青行灯的怪谈。”终于我讲完了最后一句话,呼出一口气。
“呵~有意思。汝就留在冥界,为吾讲故事吧。”
我握紧了灯仗,那时我就知道我的命运开始改变了。

【你的话不多,说故事的人是我。】
阎魔很忙,人间每天的生生死死都在这冥府游过。我就在她旁边,时不时地接她几句话。
在她旁边还有另一个人,判官。
那是个完全看不出情绪的男人,中规中矩,沉默寡言,阎魔叫他冰山。
她喜欢那座冰山。
而我,喜欢她。
阎魔每天都要逗判官逼他笑逼他做出表情,甚至还会因此发怒。
她还让我去问判官到底喜欢什么。
我拍拍脑袋觉得有些好笑。
我啊每天无所事事,骑着灯仗到处搜集怪谈再讲给大家听,奈何桥边的孟婆啊鬼使黑白都是我的忠实听众。
阎魔不听我讲故事,她只让我陪她聊天。
她可真美啊。怎么会有阎魔这样美好的女人啊!

日子就这样过着。
直到一个叫桃花妖的孩子闯进地府跪在了阎魔面前。
“阎魔大人,咱想请您复活那个叫忠义的人类!”
阎魔一听竟是来了兴致,地府很少有这等有趣之事。
从她们的谈话间,我很容易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整理好了。不过是桃花妖的好朋友樱花妖的丈夫忠义死了,桃花妖不想让樱花妖再伤心,来求阎魔大人复活那个人类。
“桃花妖,如果吾没记错的话,汝会复活。”
“是,但是咱只能复活妖怪,不能复活人类。”
“人类的生死都是有定数的,如果你要改写,自然要付出很大的代价。”
“咱愿意用半生妖力来交换!”
半生妖力?我听到这四个字时想着桃花妖的脑袋是不是坏掉了。
阎魔没说话,盯着桃花妖一动不动。我看见有汗水从桃花妖的额头滴下。
“好,吾答应汝。”
“多谢阎魔大人!”
“桃花妖,汝能告诉吾为什么要拼命复活这个无用的人类。”
“咱,只想要樱可以幸福。”桃花妖带上兜帽背过身,小声的回答到。
“……”
“青行灯。”
“在。”
“去人间帮吾看看。”
阎魔没说要看什么,但我知道。

【阿阎,我多想让你越过故事去看看人间,但又怕你真的看清】
忠义复活了,与樱花妖结成了夫妻,生活幸福美满。桃花妖离开,成为了阴阳师晴明的式神。
这是我看到的,但并不是全部,剩下的我并不打算告诉阎魔。
可我没想到,吸血姬会找到地府来。
“桃花妖一定用了什么跟您交换吧?那个人类的命。”
“哦哟?汝是谁?”阎魔大人很明显又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
“我是吸血姬。我想知道桃花妖拿什么和您交换了,我愿用我的换回她的。”
“大胆!”阎魔一拍桌子,我都吓一跳,吸血姬却无动于衷。“你们把生死当儿戏吗?!”
“这个换那个!那个换这个!”
“为了所谓的感情做出这等愚蠢之事!”
“桃花妖抵上了半生妖力!”
“我要你用命换,你换吗?!”
“换。”依然是冷淡的话语,连声音都没有抖一下。
“……”阎魔愣住了,随即又冷笑道,“吾便成全你吧。”

吸血姬飞走了。
“青行灯。”
“在。”
“去看看。”

后来我告诉她,吸血姬死了,桃花妖变回了一颗桃树开始重新修行。
但我没有告诉她,吸血姬倒下的那天,桃花妖是怎样哭着叫她醒过来,是怎样用光自己的妖力也没能复活躺在自己怀里的小蝙蝠,是怎样在她闭上眼后才说出了那句我好像喜欢上你了。

阎魔是无情的,她不会懂这些,所以我也没有讲给她听过。免得我讲时自己掉了眼泪,还被笑话愚蠢。

寮养一只吸血姬(三)

“来了~怎么这么晚啊~”姑姑看到桃花妖和吸血姬的到来,问候道。
“哼!因为桃花姐姐赖床~”吸血姬飞到姑姑耳边说到。
“小家伙说我坏话呢!”桃花妖抬手作势要抓住吸血姬。
吸血姬一闪跑进姑姑怀里,“略略略。抓不到~”
“懒得管你啰~”

“桃~”
“樱!你也来了!”桃花妖看着好闺蜜樱花妖的到来,连忙迎了上去,吸血姬趴在姑姑手臂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桃花妖。
啊!她拉桃桃的手了!
咦!她摸桃桃的头发了!
呜!她整理桃桃的衣服了!
可恶!
一下子窜了出去!挡在了正在对视聊天的两位花妖之间。
“你你你你!你是谁!为什么要拉桃桃的手!”
“哎呀~桃,这就是你收养的小宝宝们?好可爱啊!”樱花妖伸手想去抱小吸血姬
“我我我我超凶的!你最好怕我一下!”吸血姬张牙舞爪的扭动着,还露出了尖尖的小虎牙。
“????”
“吸血姬咱能不在外面丢人吗”桃花妖捏住吸血姬裙子后面的小蝴蝶结把吸血姬提了起来。
“哼!”
“这是樱花姐姐,我的好朋友。”
“哼!”
“叫姐姐~”
“哼!”
“吸血姬不叫吗?”桃花妖说(和善的微笑)“看来,小姬长大了,那以后就不用跟我睡一个房间了!”
“?!”
“嗷!樱花姐姐好!我是吸血姬!请多多指教!”
“嗯,真乖。”樱桃说(和善的微笑)

暗涌(九)

【我没有为你伤春悲秋不配有憾事】
桃花妖没有再去找吸血姬。
仿佛这个人没有出现在她的生命中。
某天回家,她看到了桌上的钥匙和一顿已经冷掉的饭菜,一张小纸条上写着:记得吃之前热一下。她走进卧室,一切和吸血姬有关的东西都没有了。
这次,她是真的离开了。如自己所愿,她只带走了属于她自己的东西。她终于放弃了。
那个总是傻傻的迁就自己的小学妹,那个每天都努力与自己讲话的小女友,终于还是离开了。
桃花妖突然落了泪,她不停的抹着眼泪,明明自己这么期待这一天,为什么会这么难过。
桃花妖知道吸血姬住在椒图那里,吸血姬性子冷只是对自己很温柔,所以她也没什么朋友。桃花妖上班路过面包店时总是悄悄望一望,但她没有见过吸血姬。
直到。
妖狐在公司楼下,向她求婚。
周围围了好多同事,妖狐拿着戒指单膝下跪。
桃花妖答应了,可是她没有想象中的快乐,明明马上就能过上富太太的生活了,为什么却觉得心上的肉被剜去了一块呢。
桃花妖接过玫瑰花,把手伸了出去。
她感受到了远处的目光。
她转头,对上了吸血姬好看的眸子。
吸血姬的眼里什么都没有,就这样看着。
桃花妖突然记起了好几年前,吸血姬与自己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。她在校外做兼职做到很晚,冒着大雨跑去买了最后一束玫瑰,从易拉罐上扣下一个环为自己戴上。
“我以后,会给桃花学姐买最大的钻戒!”
“我会努力挣钱的!”
“我要给桃花学姐最好最好的生活。”
“桃花学姐,以后一定要嫁给我!”
一滴眼泪就这样无声的滑落。周围没有人注意到,只有吸血姬看到了,她憋了好久的眼泪也掉了下来。
妖狐落下一个吻在桃花妖的唇上。有那么一瞬间桃花妖想要狠狠的推开他。
但她没有。
她看见了椒图走到吸血姬面前,轻轻地为她擦掉了脸上的泪,她牵起了她的手,一步一步的离开了。
“血酱,结束了,别哭了。”
“嗯。”
“我会牵着你的,以后的日子我都会陪着你。”
“好。”
吸血姬忽地握紧了那双手,椒图转头温柔的笑了笑,吸血姬将椒图的一戳头发别到耳后。
“我想照顾你。”
“请你照顾我。”


寮养一只吸血姬(二)

“姐姐~桃花姐姐~”
“起床了~起床惹~”
“姐姐真好看_(:з」∠)_”
一大早,光着屁股的吸血姬就飞到了桃花妖枕边想叫醒桃花妖。
吸血姬看着桃花妖安静的睡颜,伸出手指,轻轻地戳了戳桃花妖的脸蛋。
姐姐不起来啊_(:з」∠)_那我也再睡一会儿吧 这样想着 吸血姬就抱着桃花妖头上的桃枝又睡了过去。
“啊啾!——”
桃花妖被耳边的一个喷嚏吵醒了。
“唉唉唉?小姬怎么在这里?呀呀!没穿衣服!会感冒的!”
“啊~姐姐你醒啦~”吸血姬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。
“啊啾……嘤……”
“不穿衣服……看吧感冒了!”
“嘤……小姬是妖怪 才不会感冒呢!”
“笨蛋才不会感冒!”桃花妖一把捞起吸血姬,把她裹到被子里。“等着,我去给你拿衣服。”
“我不!”吸血姬钻出被窝,“抱~桃桃抱~”
桃花妖只得把那小家伙抱起来裹在自己的衣服里。那小家伙完全不安分,一直蹭来蹭去,“嗷呜_(:з」∠)_桃花姐姐香香~”
“好了好了穿衣服”桃花妖把小吸血姬放在小床上,给她穿上小裙子,摸了摸吸血姬柔顺的黑发。
“嘿嘿嘿~”吸血姬轻快的笑了起来,还不断的晃着小短腿。
“走吧~去看阿爸召唤新式神!”
“嗯!”扇动着小翅膀飞了起来~
桃花妖摸了摸吸血姬的头,真难想象啊 ,她以后会是厉害的大妖怪。